Live a Life

關於部落格
I don't have common sense, because I'm not common.
  • 218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teins; Gate》

由上年去日本旅行時在神戶遊戲店見到《Steins; Gate》(下稱SG)的宣傳海報開始,到兩個多月前找到KFC弄的中文影像版,之後在遊戲店找《世界樹迷宮3》意外發現了SG的數量限定版,把它抱走後又過了數星期再迎接了三紅姬回家,最後花了一個週末把全路線跑完。可以說一切都是Steins Gate的選擇。 SG一改以往同類型遊戲透過選項來影響故事的方式,而是透過接不接短訊/ 電話,用哪個關鍵字回覆去影響故事。雖然沒有發揮得很好但已經讓人耳目一新。加上真實存在的John Titor (2000年時出現在網絡上的自稱時間旅行者)、擁有隱藏機能的夢幻PC IBM5100、上年年底成為新聞佳話的CERN與LHC (那個傳聞會造出黑洞的大型強子對撞機)、當然少不了一堆網上(2ch)用語都在遊戲中一一出現,讓人投入度異常的高。 基本上那兩天除了睡覺和吃飯外都在跑故事,很久沒有這麼著迷過。老實說,我並沒有覺得SG的故事非常完美,但開著遊戲後就不願離開,跑完全結局後憂鬱了整整一個星期,卻是很久都沒試過了。 就像某位知名博客所說: 「連這種神作也不寫心得,倒不如以後別寫blog算了。」 左想右想,要寫心得難免會(嚴重)劇透,所以沒完成遊戲的請注意了。 另外本人日文沒有很好,加上距離玩完的時間差不多一個月了,可能多少會有些錯誤,還請見諒。 開始與終結的序章 故事由主角岡部倫太郎與青梅竹馬椎名真由理去參加關於時間旅行的發表會開始,雖說是發表會不過內容完全是抄襲John Titor的理論,不過在發表會後會場外卻傳內一陣慘叫聲,趕到現場的倫太郎發現剛才與自己談話過的天才少女—牧瀨紅莉栖倒在血泊之中,因害怕而逃離現場的倫太郎拿出手機發訊息給好友桶子說明事情,而就在送信那一刻開始,世界徹底的改變了。 在這邊先說一下遊戲中對世界與時間的概念,其實有點像是平衡世界。遊戲內稱之為「世界線」,亦有所謂的「世界線變動率」,遊戲中用0.000000這小數點後的六位數字來表達。一個人的生死對世界的影響有限,大概只有0.000002左右的影響。而在一定數值範圍內,世界是被固定的:即無論怎樣的行動,即使過程不同,亦會導出同樣的結果(世界線收束)。但當變動率越過了某個範圍,就能到達另一條世界線,也可以說了到達了另一個平衡世界。不同的是兩個世界不是同時存在,而是把因果全部重置,重新構成一個新的世界。 至於怎麼讓世界線變動,遊戲中的主要方法就是透過改變過去。 因為過去的因被改變了,在因果律為絕對的前題下,世界線會變動成能導出與之相符的果的世界。 而當世界線變動時(無論是收束的範圍內或是改變整個世界的範圍外),人的記憶也會同時被重置,譬如由世界線1跳動到世界線2的時候,人們就會失去世界線1的記憶,而自動置入了符合世界線2的記憶與過去。 而主角倫太郎就是一個例外,他是遊戲中唯一當世界線變動時仍然擁有舊世界記憶的人。當世界線由1跳動到世界線2時,他仍保有世界線1的記憶,對自己在世界線2的過去一無所知。(在作品後期有說明,其實大家或多或少都殘留著舊世界的記憶,只是倫太郎這方面的能力特別強)雖然網上對這假說不太讚同,不過我是比較接受倫太郎就是這世界的「觀測者」的說法。這比較好解釋為甚麼菲莉絲的父親的命運能改變而真由理不行,與及在最後結局中為甚麼這麼簡單就能欺騙世界。 第一章 時間跳躍的偏執病 由送信那一刻開始,世界就由世界線1跳動到世界線2了。(原因後述) 因為只有倫太郎還留有舊世界的記憶,所以他對在秋葉原突然消失的人群、原本出現在廣播會館天台的人造衛星變成陷落到會館的最上層、自己明明參與了的發表會卻被好友們告知中止了等等事情都感到不協調,更令倫太郎錯愕的是,明明已經死了的紅莉栖卻活得好好的出現在自己面前。不過因為沒有其他人擁有世界線1的記憶,所以大家都只以為又是倫太郎的廚二病發作。雖然無奈但完全不知袖裡的倫太郎也只能回到位於秋葉原某殘舊大廈的二樓、他與真由理與桶子三人開設的「未來道具研究所」繼續研究他們發明的八號機「電子烤箱(暫稱)」(後邊的暫稱是倫太郎的堅持)。說是研究所其實只是一個普通的單位,只是在其中間出了一個稱為研究室的地方放置了一堆道具。 電子烤箱(暫稱)發明原意是透過手機來預先設定烤箱的加熱時間,好讓自己一回到家就能享用美食,不過上次真由理卻因為輸入錯誤而出現了異常現象:應該加熱的烤雞變成了冷凍的狀態、放進去的香蕉更變成粘糊狀的綠色膠蕉。而目前倫太郎和桶子則在嘗試找出這個問題的起因(真由理則是繼續在研究所的另一端造著Cosplay服裝),而因為好奇倫太郎的怪異發言而來到研究所的紅莉栖亦對這膠蕉現象深感興趣,以成為研究所會員4號為條件參與研究。在經過反覆的試驗後,倫太郎終於發現這個電子烤箱(暫稱)的怪異功能的真正身份正是「時間機器」(Time Machine)。 原來剛剛倫太郎傳訊給桶子時,桶子剛好把自己的手機裝到電子烤箱(暫稱)上作調整,在這種種偶然的結合下,倫太郎的短訊被傳到了過去,而這短訊亦影響了接下來倫太郎他們的命運。 至於為甚麼回到過去的香蕉會變成「膠蕉」,是因為特異點的不完整而在穿越黑洞時被分解。(大約意思,可能有誤) 第二章 空理彷徨的接近遭遇 無法接受電子烤箱(暫稱)就是時間機器的紅莉栖憤然離開,而倫太郎與桶子雖然繼續反覆測試不過回到過去的現象卻在之後就沒有再發生過。休息過後倫太郎上網瀏覽時發現了自稱來自2036年的時間旅行者名叫John Titor的人物出現在@channel (即2ch),這位明明在2000年就出現過的人物除了倫太郎外所有人都對他毫無印象,打算找桶子相量的倫太郎在前往女僕咖啡廳時遇到無法正常跟人對話,只能透過手機訊息交流的神祕女子桐生萌郁,並在無奈之下答應協助她交換傳說中的夢幻PC IBN5100的相關資訊。 然而桶子亦對John Titor毫無印象,而就John Titor在網上放出的訊息倫太郎得知歐洲的研究機關SERN將會透過時光機器來統治世界,目前進行的LHC實驗正是為了製造時間機器。半信半疑之下倫太郎決定借助超級駭客桶子的力量入侵SERN的網站,成功入侵後除了知道SERN正進行祕密實驗的同時發現SERN的網絡上放置了一個無法正常解讀的資料庫,在John Titor的協助下知道要解釋這資料庫正是需要IBN5100的隱藏機能。倫太郎他們決定兵分兩路:桶子繼續入侵SERN網站找尋更高級使用者的帳號好讓他們能夠讀到關於祕密實驗的資料,倫太郎則在秋葉原尋找夢幻PC IBN5100。 幾經波折下倫太郎終於在柳林神社找到IBN5100,同時超愛研究的紅莉栖亦正式歸隊。兩人回到研究所時桶子亦終於拿到SERN高層的帳號,發現SERN真的進行著關於時間機器的研究,更進行了無數次人體實驗,可惜全部以失敗告終:被傳送到過去的人因為無法穿過特異點而與膠蕉一樣變成了膠人(Jelly Man)。 到這章為止主要人物都出場了:(包括一些上文沒提及的) 岡部倫太郎:廚二病主角,自稱狂氣的瘋狂科學家,鳳凰院凶真。緊張時會拿出沒有撥通的電話自言自語,常常自稱被(倫太郎自己幻想出來的)「機關」追殺,口頭禪是「這正是Steins Gate(命運石之門)的選擇」。所謂的Steins Gate其實也只是倫太郎把兩個無關聯的字拼在一起使用,沒有特殊意義。 椎名真由理:天然呆角色,無論任何情況說活總是保持著那種慢一拍的節奏。倫太郎的青梅竹馬,以「人質」的身份一直留在倫太郎身邊,與倫太郎兩人一起創立「未來道具研究所」,不過自己對科學一竅不通亦沒太大興趣,興趣是製作cosplay服(但自己不會cos)。 橋田至:通稱桶子,超級駭客。無論是二次元或是三次元或是無機物都可以萌起來的戀態紳士,精通@ch用語,菲莉絲的大fans。 牧瀨紅莉栖:年僅17歲就在美國大學畢業的天才少女,以回流生身份短暫留在日本。科學者性格,超級喜歡研究。表面上認真嚴謹,實為傲驕加重度的@ch使用者。有著「The Zombine」、「助手」、「Christina」等稱號…全部都是倫太郎幫她改的就是。 (The Zombine是因為倫太郎目睹過紅莉栖死過一次,所以稱現在的她為復蘇者。而紅莉栖羅馬拼音為kurisu,而她又是美國回來的所以倫太郎幫她改個洋名叫Christina。) 桐生萌郁:在秋葉原尋找IBN5100的神祕女子,重度手機依賴症,短訊輸入速度驚人,被倫太郎稱為「Shinning Finger」(閃光的指壓師)。 漆原琉華:偽娘一名。柳林神社的「巫女」,外貌跟性格同樣楚楚可憐,不過是男的。因為父親的僻好而穿著巫女服,普通服裝則為中性打扮。跟真由理是同學,在某次機綠下認識倫太郎而成為他的弟子。 菲莉絲‧喵喵:跟真由理在同一間女僕咖啡廳打工的女生,小惡魔一名。能夠跟上倫太郎的廚二病設定甚至用自己的設定蓋過它讓倫太郎啞口無言。 阿万音 鈴羽:在「未來道具研究所」樓下的顯像管工房打工的女生,被倫太郎稱作「打工戰士」。 第三章 蝶翼之世界變動線 倫太郎他們透過入侵SERN了解到時間機器的理論,不過連SERN他們都仍有著解決不到的問題。而與SERN不同的是,倫太郎他們這邊是已經成功掌握將短訊傳送到過去的大致條件,雖然說只可以傳送大概容量為36bits的短訊,不過這已經令他們雀躍不了,更決定嘗試用D-Mail(送信到過去的短訊)來改變過去:第一個實驗就是將樂透的中獎號碼傳送到過去叫自己去購買。 就在送信的一刻,世界線再一次變動。當然,只有倫太郎一個人察覺得到,大家對用樂透號碼改變過去的實驗毫無印象。然而,透過短訊倫太郎他們真的中獎了,但或許是因為世界線的收束,原本應該中三獎的組合(他們本身也不太敢亂來)因為誤填而變成了四獎。比起這個,倫太郎更在意只有自己擁有世界線變動前的記憶,就算跟紅莉栖他們相談亦得不出結果,最後決定發訊給自稱時間旅行者John Titor訊問,可惜John Titor亦無法完全掌握這個狀況,因為就他所知世界線變動時所有人的記憶亦應同時重置。但若然倫太郎說的是真話的話,那麼倫太郎可能就是一個不得了的存在。 第四章 夢幻的恒常性 為了了解狀況倫太郎他們決定繼續用D-Mail來改變過去。萌郁、琉華、菲莉絲都分別發出改變過去的D-Mail。而為了留住因為找不到自己親生父親而離開秋葉原的鈴羽,倫太郎他們再次用D-Mail來改變過去。他們卻萬萬沒想到,這樣隨便改變過去將帶來嚴重後果。 這章其實回應了遊戲最初倫太郎的獨白,他們實在太不謹慎,隨便的改變過去。 他們沒想到因為蝴蝶效應,一個小小的改變將會影響整個世界。 2010年是世界線變動得異常厲害的一年,原因有兩個:一是岡部倫太郎這人物,二是IBN 5100。只要倫太郎擁有IBN5100後就能改變世界。可惜的是他們這一刻並未察覺到,原本已經在柳林神社回收的IBN5100,在倫太郎他們不斷改變過去的同時亦變得遙不可及。 第五章 時空境界的教義 在倫太郎的發想下,紅莉栖決定改良電子烤箱(暫稱),借助SERN的LHC,將人的記憶壓縮成只有36BIT的大小傳送到過去,達到更進一步的時間旅行。雖然順利完成Time Leap Machine,但接下來不進行人體實驗的話是無法再有進展,以「未來道具研究所」這種小團體來說實在冒不起這種風險。最後倫太郎他們決定明天就把成果交予相關機構繼續研究,而當晚他們就辦個慶功宴。 可惜惡夢就在慶功宴途中開始,SERN的傭兵突然闖入未來道具研究所,用槍要脅倫太郎、桶子、紅莉栖三人跟著自己離開,沒有用處的真由理即當場處決。混亂之下真由理為了保護倫太郎而中槍身亡,極度悲憤的倫太郎在鈴羽協助下使用Time Leap Machine回到過去… 第六章 形而上的壞死 雖然倫太郎順利回到當天的下午,但無論用任何方法都無法避開真由理死亡的命運。(就算不被SERN的傭兵找到,真由理仍然會突然死亡)經過無數次的記憶跳躍後形如死屍的倫太郎被紅莉栖發現異樣,將所有事情告訴她並要求紅莉栖的協助。在紅莉栖建議下倫太郎跳躍到Time Leap Machine剛完成的時刻,正當倫太郎跟那個時點的紅莉栖說明狀況時被樓下的鈴羽聽到,在追問之下發現鈴羽原來正是John Titor,是乘坐墮落在秋葉原廣播大樓的人造衞星、由2036年來到這年代的時間旅行者。其真正使命是回到1975年,即IBN5100發售的年代。雖然稱為時間機器,但只能回到過去不能到達未來,是故鈴羽在回到1975前來到了2010年,希望跟自己素未謀面的父親見面,而早幾天的晚上若不是倫太郎他們留著自己,鈴羽已經再次展開時間旅行回到過去。 了解狀況後的倫太郎使用Time Leap Machine回到2天前(Time Leap Machine一次只能作48小時的旅行,雖可無限次使用但旅行極限也只能到這機器剛完成的48小時前)並要求真由理和桶子一同協助:以防萬一紅莉栖仍然需要完成Time Leap Machine,桶子則幫忙鈴羽修復已經損壞的時光機器(人工衛星),真由理則負責找尋鈴羽父親。最後人工衛星順利修復,在鈴羽離開前一刻真由理亦告知大家自己的發現:原來桶子正是鈴羽的父親。在充滿感動的告別後,鈴羽獨自展開了回到過去的旅程。 送別鈴羽後各人回到研究所等待鈴羽的佳音,沒想到這時樓下的顯像管大叔卻拿著鈴羽的信前來…任務失敗了,因為之前下的雷雨關係,時間機器並沒有完全修復。在鈴羽回到1975年的同時亦失去記憶,白白的過了二十多年後才在某天想起自己的使命,但早已經錯過了回收IBN5100的時間,任務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自己的人生活得毫無意義。留下這樣的一封信後,鈴羽也在數年前上吊自殺了。 關鍵就在鈴羽打算離開秋葉原那一晚的D-Mail,因為當晚正是下雷雨的晚上,若果沒有遇到那場雷雨鈴羽應該能順利到達過去回收IBN5100。那麼,要再次發訊D-Mail到過去阻止前去阻止鈴羽離開的自己嗎?那樣做的話,鈴羽就只能帶著遺憾離開2010年,在不清楚自己父親是誰的狀況下獨自回到過去完成使命,這幾天大伙跟鈴羽的回憶亦會隨之消去… 鈴羽End 沒有其它方法了嗎?必需選擇抹殺大家的回憶嗎?不願捨棄跟鈴羽的回憶的倫太郎放棄使用D-Mail修復過去,不斷循環著這無限重覆的48小時逃避現實。漸漸的,雖然表面上沒有任何改變,大家每次仍是愉快的騎著自行車,但倫太郎的心已經枯死了。被固定在無限的時間中只會讓人腐化,重覆的感動只會消磨人的感覺。知道桶子會在途中差點會出意外的倫太郎漸漸地不再提醒桶子,在他受傷時毫無感覺,甚至開始想把他推出馬路看看。「反正之後所有事都會重來,我做甚麼都沒關係。」在察覺到異樣的鈴羽詢問倫太郎供出一切,知道自己即使回到過去亦會以失敗告終的鈴羽決定邀請倫太郎一起回到過去。一個人註定失敗的話,兩個人一起說不定就會帶來希望。就這樣,兩人尋上了未知的過去之旅。 打了六頁紙終於來到了…OTL 這是個人蠻喜歡的一段,也許是之前多多少少清楚故事發展,所以上一章真由理死時並沒有太大衝擊,經歷無數次死亡時後更加越來越沒有感覺。倒是這章本來仍很歡樂的修復完時間機器送別鈴羽,下一刻就看到鈴羽的遺書,遺書中那無盡的怨恨與自責實在讓人非常心痛。 結局部份也很讓人反思,那種「大家都沒有遺憾」的選項是不存在的。人生中總需要有所取捨,「所謂選擇,就是你必需放棄一些東西。」不作選擇的話人就無法前進。不願捨棄、害怕失去現在所擁有的話,就只會留在原地被時間所侵蝕腐壞,意志最終會被毫無變化的日常所消磨殆盡。當然,選擇是存在著風險的,有可能在選擇後變得一無所有,所有事情都需要重新再來。能不能冒這個風險去做選擇,跟自己所有的牽絆與本錢有很大關係。牽絆(朋友、戀人、家人、事業、地位等)越多的人越難做選擇,本錢除了指實質上的資金外,亦包括逐漸消逝的青春。人越大,就越沒本錢重頭再來。 第七章 虛像歪曲的劣等複合 決定放棄鈴羽跟大伙回憶的倫太郎發了D-Mail阻止過去的自己阻止鈴羽離開,世界線再次跳動。可惜的是,IBN5100仍然沒有回到倫太郎身邊,而真由理的死期則只是延長了一天的時間。跟紅莉栖相量後推測是與之前給萌郁、琉華和菲莉絲發送的D-Mail有關,看來只有逐一把它們的D-Mail用另一封D-Mail阻截才有辦法找回IBN5100。(Time Leap Machine無法跳躍到他們發訊的那個時點)而按順序首先是菲莉絲。 因為菲莉絲最初並沒有透露自己D-Mail的內容,倫太郎只好尋求菲莉絲的協助,在倫太郎協助自己嬴得雷NET比賽的冠軍並在之後救了被敗方尋仇的自己後,菲莉絲漸漸想起了「自己父親已經死去」的原本世界線,而她發出的D-Mail就是讓父親不去乘坐會發生空難的飛機而使其保著性命。要回收這封D-Mail則代表要再一次殺死菲莉絲的父親,回復記憶的菲莉絲亦只能含淚感謝倫太郎讓自己造了一場好夢。 菲莉絲End 不想像抹殺鈴羽那時的回憶一樣,倫太郎無法「殺掉」菲莉絲父親。在找尋其它可能性的倫太郎在改變過去後來到了全新的世界線X。在這世界真由理、桶子與紅莉栖全都不認識倫太郎這位人物,「未來道具研究所」亦不曾存在,唯一仍與倫太郎保持著關係的只有作為他戀人的菲莉絲一人。只剩下一人的倫太郎也無法再次進行時間跳躍與發送D-Mail,最後決定忘記過去的一切與菲莉絲兩人生存下去。 這章的感覺其實很奇妙,在上一章抱著覺悟抹殺掉跟鈴羽的回憶來到這裡,卻強迫要協助菲莉絲得到雷NET比賽的冠軍,然後還再來一次非常老套的LOVELOVE愛的大逃亡。整個氣氛就是完全不搭。另外就是為甚麼菲莉絲的父親可以迴避死亡而真由理不能,如文初所說個人比較接受倫太郎為世界觀測者的說法,因為菲莉絲沒有告訴倫太郎他們自己發送的D-Mail內容,倫太郎也就無法觀測到世界的改變,所以菲莉絲的父親才能撿回一命。(另一說法則是世界線的收束並不一定指人的生死,而是飛行事故一定會發生,而菲莉絲的父親會不會牽涉其中是在收束範圍之外) 菲莉絲的結局倒是有點意思,有些選擇是無法挽回、不能重來的。「不做會後悔沒嘗試,做了會後悔當初的決定。」這種選擇也是存在的。在這種情況下只能說後悔對現狀並沒有任何益處。光是顧著回望過去的人只會被前面路上的石頭所絆倒。人生本身就不是一條平坦的路,唯有接受那份傷害,人才能走得更遠。 第八章 自己相似的兩性具有 截掉菲莉絲的D-Mail後接下來就是琉華。琉華透過發訊到自己母親的傳呼機讓她改變飲食習慣而使得自己由偽娘變成真正的女生。倫太郎告知琉華狀況後她開出的條件就是要倫太郎跟自己成為短暫的戀人關係。雖然倫太郎的概念中琉華仍是一個男生但無奈下唯有接受。最後倫太郎終於理解到自己的無知而真心去接受琉華,在戀人期限的最後一天跟琉華製造了美好的回憶。 琉華End 不想像鈴羽與菲莉絲那樣消去這段回憶的倫太郎選擇逃避,真由理如期死亡。無論是倫太郎或是琉華都被自己的良心責備。在紅莉栖的勸說後倫太郎再次接觸琉華,兩人決定在幫真由理完夢後(讓琉華穿上真由理的COSPLAY服)兩人背著著罪生活下去。 選擇有時背負著重大的責任在其中。譬如說,提出交往的請求。若果對方答應了,就不能再只是考慮自己一個,而是需要選擇兩個人都能得到幸福的方式生存下去。(當然,交往後仍只想著自己的人倒是大有人在)就像我常常說的,世上的善惡等價值觀都只是人類自己加諸在其上的定義,事件本身是沒有好壞之分的,對錯亦不需要由旁人來決定。最重要的,是自己所做的決定自己能夠負責,這樣就夠了。 第九章 無限連鎖的自然死 最後是萌郁的D-Mail,萌郁的真正身份為SERN的傭兵,最初亦是她殺害真由理。而倫太郎在找到萌郁的住所時卻發現萌郁已經自殺身亡,透過Time Leap Machine回到事發前的倫太郎發現萌郁如死屍般躺在地上,只是仍然握著手機不放。原來萌郁在幫忙SERN找到IBN5100後就被拋棄,失去了依靠的萌郁只能一直一直等待如同自己一切的上司FB的指示,直到她死去為止。雖然倫太郎成功搶到萌郁的手機,但無論發訊怎樣的D-Mail都無法改變世界線,最後得出唯有FB的指示才能讓過去的萌郁停止行動的結論。與萌郁一同行動的倫太郎最終發現原來FB正是在未來道具研究所樓下的顯像管工房的老闆天王寺。天王寺告知倫太郎SERN在達到目的(回收IBN5100)後就會抹殺掉所有相關人物,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綯,天王寺亦選擇了自殺一途。(他不再聯絡萌郁亦是希望不把她牽涉其中)沒想到綯卻在隔天出現在萌郁的房間,毫無表情地殺了萌郁,留下了十五年後會前來殺死倫太郎的預言後就離開了。在意綯的行動的倫太郎決定再次使用Time Leap Machine回到天王寺死前一刻確認,追上逃跑出去的綯的倫太郎發現原來她是為了報殺害自己父親的仇,在十五年後殺害倫太郎後使用Time Leap Machine回到過去來殺害萌郁。雖然感到無奈倫太郎也只好發訊用天王寺的手機發送D-Mail改變過去。 幾經辛苦,IBN5100終於回到倫太郎身邊,只要透過它入侵SERN的獨立資料庫把最初那封因意外而發出的D-Mail刪除掉的話就能由世界線2跳回世界線1,在那個世界SERN沒有統治世界,真由理亦不會死亡。但這刻倫太郎才發現到一個重大問題,影響世界線變動的最初那封D-Mail的內容,正是關於一直協助著自己的紅莉栖的死亡訊息。回到世界線1的話,亦代表著紅莉栖的死亡。 第十章 真由理End 透明的星屑 沒達到一定條件就會到自動進入真由理結局。無法選擇的倫太郎再次選擇逃避,感到怪異的紅莉栖找到倫太郎並知道了要救活真由理自己就必需從世界上消失。這時的紅莉栖沒有悲傷,亦沒有很樂觀的接受自己的死亡,只是用平常的語氣跟倫太郎談論世界線的跳躍只是倫太郎本身的主觀視點,就算他真的跳躍到世界線1自己亦可能活在世界線2裡也說不到,加上紅莉栖亦希望救活真由理而又實在沒有兩人同時得救的方案,最後倫太郎只能遺憾的告訴紅莉栖自己實在沒有能力救她,回到研究所等待明天重置世界的倫太郎遇到真由理,在真由理要求下告訴了她全部事情,並與真由理一起跟起程回美國的紅莉栖道別。倫太郎他們成功改變世界回到世界線1,為免再次發生事件倫太郎把電子烤箱(暫稱)跟IBN5100都解體後拋掉。而在這件事中倫太郎亦明白真由理對自己來說是無比重要,真由理也終於由「人質」轉職成為「戀人」。 基本上個人對真由理沒愛,雖然是二號女主角但她的存在感異常薄弱。只是對真由理知道真相時那句「我就像個蠢材一樣,大家都在為真由理拼命苦惱的時候自己卻仍然只顧著做COSPLAY服。」印象深刻。不過在最近旅行回來後,卻又覺得真由理跟倫太郎這一對其實是蠻合適的,廚二病跟天然呆說不定反而更能幸福快樂生活下去。 第十章 紅莉栖End 因果律的融解 滿足一定條件但沒滿足True End條件就會進入紅莉栖(Bad) End。故事大致上跟真由理的結局相同,只是到最後倫太郎都無法捨棄紅莉栖,正當倫太郎想用Time Leap Machine再一次逃避時被紅莉栖阻止,並告訴倫太郎很感謝他為自己而苦惱,但實在不忍再見到倫太郎再這樣逃避下去,只要求倫太郎不要忘記自己,倫太郎則是很激動的回應怎可能忘記自己最心愛的女人,紅莉栖則行動代替言語來表達自己心意。隔天正當倫太郎打算截回最初的D-Mail改變世界時本來應該起程回美國的紅莉栖卻突然出現在研究所的門口,在說出再見的同時世界仍開始歪曲… 回到世界線1後無論是桶子還是真由理都沒有跟紅莉栖共事的記識,只剩下倫太郎心中對紅莉栖那份永恆的回憶。 這章的故事有DRAMA CD《哀心迷圖的巴比倫》補完,以紅莉栖來看這段故事。在倫太郎的「死亡宣告」後,雖然表面仍在呈強,但內心仍受到非常大的打擊。紅莉栖在之後遇到菲莉絲同時發現自己父親原來跟菲莉絲的父親是好友,並與回到過去的鈴羽一同嘗試製作時間機器,可惜最後是以失敗告終。然後在菲莉絲勸說下紅莉栖再次致電給自己父親卻再一次被否定,認為自己是被世界否定的人的紅莉栖決定離開秋葉原回到美國。在跟倫太郎道別後的紅莉栖卻沒有離開秋葉原,只是坐在秋葉原車站的長椅上等待倫太郎抹殺自己的存在。此時帶著有紅莉栖父親留言的錄音帶的菲莉絲來到,知道自己父親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樣討厭自己的紅莉栖亦發現自己跟父親一樣有著「沒有說出的話語、還未傳達的思念」而趕回未來道具研究所,在最後一刻跟倫太郎說再見,並親口傳達自己的心意。希望倫太郎能記著這份思念,在某個世界線裡再次找到自己。 紅莉栖是這幾年中我比較喜歡的2次元女性角色。沒辦法,現在很多角色不是只會賣萌就是同一個模組弄出來,這幾年比較有印象的都是男性角色XD很喜歡她那種理性在前感性在後的性格。結局方面因為是Bad End,所以是沒有放棄真由理的選項。比起真由理要跟紅莉栖愉快相處下去難度相對地高,倫太郎,辛苦了。 第十一章 境界面上的命運石之門 滿足True End條件的話,在「因果律的融解」完結後,Staff Roll時桶子會收到一個自稱是自己女兒的電話,換倫太郎聽後他立刻驚訝地大喊為甚麼鈴羽會在這個世界線出現。 倫太郎、真由理與桶子來到廣播大樓天台會見鈴羽,這個世界線的鈴羽性格比世界線2的要冷酷無情得多,而由她口中得知2036年會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世界人口會只剩下1/10,為了挽救這個悲劇希望倫太郎這個觀測者能夠幫忙找出新的世界線Steins Gate。(這個世界線的鈴羽所乘坐的時間機器是包含了回到過去與未來的功能,可惜燃料所限只剩下來回兩次的跳躍。) 但是倫太郎拒絕了,他是犧牲了多少同伴的思念、甚至犧牲自己最心愛的人才來到這裡。明明在世界線2的鈴羽告訴他這裡應該是和平的世界,現在卻告訴他原來一切都是白費的。然而鈴羽說要達到Steins Gate的方法正是要拯救倫太郎最心愛的人,在7月28日被殺的牧瀨紅莉栖。 可惜,第一次行動失敗了,一切就如序章時的發展。紅莉栖死了,而且更是由倫太郎在混亂中親手殺死的。崩潰的倫太郎在真由理和桶子的鼓勵下重新振作,並收到來自未來的自己所發送的D-Mail,倫太郎決定用時間機器的最後一次機會再次回到7月28日拯救紅莉栖,欺騙過去的自己,欺騙世界。 最後,倫太郎終於到達了未知的世界線Steins Gate。就算紅莉栖已經沒有了對自己的記憶,只要能知道她仍然活著就夠了。而正當倫太郎走在秋葉原的路上時,終於再次遇上了紅莉栖,無意識地喊出的一句Christina,紅莉栖卻說出讓兩人都驚訝的回覆: 「所以說我既不是助手也不是甚麼Christina。」 這份穿越了時空的思念,來到了未知的世界線,再次開啟了往未來的路。 一直知道有True End的存在,不過玩的時候總想著這章的份量應該要有1~10章的總和才夠過穩,所以說玩完後有少許失望。收到鈴羽打來的電話時心情有點興奮,看到倫太郎的努力被完全否定更是非常雀躍(好吧我是有點變態),雖然最後欺瞞世界的部份是很熱血,但總覺得方法過為簡單,這方法也是只欺騙倫太郎一個人(所以才會認為他是世界的觀測者),在他之後應該同時有幾個人一同來到現場才是,在倫太郎跑出大樓改變世界前應該是會有人確認了吧。另外就是其他研究所會員被鬼隱了,完成各自的章節後就無太大作為,有點可惜。 玩過遊戲的都知道,進入Steins Gate的條件必需只要特定的關鍵字回覆某幾個短訊,但這幾個短訊其實很難看出它們的影響。忘了在哪邊看到,這其實就如倫太郎對Steins Gate的造字,並沒有特殊意義,純粹是因為運氣才能進入這章,可以視之為Bonus。所以最後來個充滿希望的結局,就已經讓人滿足了。 Drama CD《無限遠點》有為這章作補完,真由理的視點。時間是在倫太郎跟鈴羽第一次用時間機器回到過去後,真由理和桶子同時見到兩部時間機器存在,被鈴羽拋出時間機器的倫太郎手機更收到來自另一個真由理打來的電話。然後倫太郎被第一次的行動失敗、被自己殺了紅莉栖的挫敗感打倒,拒絕再次回到過去。鈴羽則說出一年的期限,一年後就算倫太郎仍是不願意回去的話就算只有鈴羽自己都會回到過去。這一年來在真由理的鼓勵下雖然倫太郎重生振作,但已經把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當作黑歷史處理不願面對,鳳凰院凶真這人物已經不再存在。為了讓倫太郎不再遺憾,為了拯救凶真這人物,真由理決定跟鈴羽回到過去,回到倫太郎第一次拯救紅莉栖之後的那一瞬間,說服當時的自己無論用任何方法都要喚醒倫太郎…算是一個不錯的補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